音乐陪伴计划:让困境儿童获得坚强的力量

2020-07-25 07:38:01 栏目 : 职场心理 围观 : 评论
原标题:音乐陪伴计划:让困境儿童获得坚强的力量

  云南省沧源县勐董镇刀董村,音乐陪伴计划的志愿者刘瀚毓在路边教小朋友弹唱。

  一群音乐陪伴计划的受益儿童在路上弹唱的时候,路过一片菜地。(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直播镜头前,12岁的文忠林有些紧张,他低着头认真准确地拨动着尤克里里的琴弦,带着6个同学唱起傈僳族的《好友歌》。唱着唱着,文忠林和同学们都松弛了下来,脸上开始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这一天是5月31日,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洛本卓乡子竹村成墙坝完小和云南普洱市孟连县芒信镇拉嘎村完小的几十名孩子,一起参加了抖音上的“六一困境儿童公益演唱会——童谣时光机”。

  这场4个多小时的线上音乐会,孩子们轮流奔跑着出去吃饭,再跑回来挤在手机前,唯恐错过精彩的画面。他们轮番到镜头前唱民族歌曲,还把自己拍摄的小视频放给大家看。

  这是云南连心社区照顾服务中心(以下简称“云南连心”)专门为今年“六一”儿童节策划的活动:携手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抖音,用云上音乐会的形式,为云南山区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送上特别的儿童节礼物。

  音乐陪伴计划是云南连心2019年推出的一项让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学习弹奏尤克里里的公益项目。

  “尤克里里(Ukulele)在夏威夷语中的意思是‘到来的礼物’。”云南大学社会工作研究所研究助理、云南连心社区照顾服务中心主任兰树记说,“我们希望把它作为礼物带给那些没有父母陪伴的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让他们通过音乐的陪伴寻找到快乐,并从音乐中获得力量。”

  音乐除了陪伴,还有一种聚合力

  作为专门服务弱势群体的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云南连心曾多年将办公室设在昆明王家桥社区里。这个社区里的居民,一半以上都是外来务工的流动人口,这些家庭面临着不同的问题:辍学、单亲、残疾、收入不稳定、家庭暴力、孩子独自生活无人照顾等。

  多年来,云南连心尽一切努力,为社区的困境儿童提供一个“类家庭”的环境:让他们像一家人一样,一起做饭、吃饭、洗碗、做作业、听音乐、看电影、外出集体旅行等。并以一对一的陪伴服务和朋辈支持的小组工作模式,对需要救助的儿童进行家庭陪伴。

  在家庭陪伴计划中,他们采用音乐治疗的方式来救助和治疗被家暴的妇女、目睹了家暴的儿童。音乐小组使用的乐器是尤克里里。尤克里里这种类似小型吉他的乐器,小巧,入门快,只要几个课时就能学会。

  促成云南连心将音乐陪伴计划作为一个公益产品项目化来运作的,是一名叫冬冬(化名)的女孩。

  6年前,冬冬跟随父母从家乡云南昭通市鲁甸县火德红镇来昆明打工,他们就住在昆明城郊的王家桥社区。冬冬是尤克里里学习小组的一员。

  2014年8月6日,鲁甸县发生里氏6.5级地震。震后不久,云南连心的社工们赶往鲁甸参与救灾。在灾区医院,他们发现了受伤的冬冬。原来,冬冬半年前和家人回到火德红镇读初中,地震中死里逃生的她,把弟弟、妹妹从废墟里刨出来,尽管一家人都幸存下来,但其他亲人的去世和地震的惊吓,使冬冬出现沟通障碍,一直不开口与人交流,直到后来云南连心社工的到来。社工们给她买来尤克里里,鼓励她继续弹琴。冬冬轻轻拨动琴弦,医院里响起了悠扬的乐声。

  “这把尤克里里在医院和帐篷区一直都陪伴着她。”曾经参与灾后救援的社工张耀炜说,尤克里里不仅让冬冬逐渐恢复过来,也因为她的弹奏,影响了身边的孩子,帐篷区渐渐有了歌声和笑声。

  2019年,云南连心正式推出音乐陪伴计划公益项目。在兰树记看来,音乐除了有陪伴的作用外,还有一种聚合力。

  “艺术是一种群体性活动,需要很多人在一起,要么大家一起玩,要么一些人演一些人看。在社会工作里面,就叫团体动力,体现出互助的功能。”兰树记说,作为一种团体治疗,音乐会产生正向的相互感染作用。青少年聚集在一起学习,相互陪伴相互支持,情绪得到宣泄,才艺得以呈现,自我得到鼓励。

  同时,他认为,少数民族地区的孩子本来就能歌善舞,他们弹奏和演唱本民族民歌,能让他们产生对本民族文化的自信,从而产生传承和保护民族文化的内在动力。

  在音乐中寻找创造与坚强的力量

  在昆明财盛巷,刘瀚毓的有棵树乐器店显得十分不起眼,小小的店面墙上,挂满了型号样式不同的尤克里里。

  刘瀚毓是音乐陪伴计划公益项目的发起者和志愿者之一。“我也是音乐的受益者。”刘瀚毓从小自闭,没什么朋友,直到14岁接触了音乐才开始试着去和别人交流,并从此爱上音乐。2010年,28岁的他辞去工作,开始专门从事尤克里里教学,曾担任过“云南青少年才艺推选赛”尤克里里评委和指导老师,并荣获全国尤克里里优秀教师称号。

  2011年,刘瀚毓通过网络找到了和他一样热爱尤克里里的网友何一博、甜心、张源恒。他们成立了有棵树工作室,成为昆明最早推广和培训尤克里里的团队。

  多年来,有棵树逐渐成为昆明尤克里里爱好者的聚集地。他们的学生最小的4岁,最大的70余岁。他们组织尤克里里快闪、刘宗立“尤克里里环球之旅”昆明站、琴友聚会、草地音乐会、嗨皮集市等。在他们看来,选择尤克里里,就是选择一种“充满阳光、希望、欢乐的生活方式”,“轻松愉悦的弹奏给生活带来海岛般的乐观、活力和开朗”。

  自从音乐陪伴计划公益项目推出以来,有棵树成为主要的志愿服务队。很多志愿者在有棵树的带领下参与到音乐陪伴计划当中,每周日到王家桥社区教孩子们学习尤克里里;还分别前往怒江、普洱、临沧等地,为当地的教师和孩子提供义务教学。他们发现,无论在哪里,孩子们都对这件小小的乐器充满了好奇和兴奋。

  2019年5月,刘瀚毓和云南连心的工作人员驾车翻越高山峡谷,来到交通还十分不便的泸水市洛本卓乡子竹村。这次,他们带来15支尤克里里给当地小学的学生们。

  当他们走进学校时,孩子们一拥而上把他们团团围住,发出兴奋的尖叫声。在刘瀚毓的指导下,孩子们轮流把手指一点一点按在琴弦上,笨拙而羞涩地弹出人生的第一支曲子。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是全国“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之一,子竹村的中青年村民大多外出务工去了,村里许多孩子是留守儿童。他们的普通话说得不好,有的甚至还不太会说汉语。但在学习尤克里里时,孩子们展现出极大的热情和天赋。

  “听着他们朴实浑厚毫不做作的歌声,真是一种享受。”子竹村的社工中华才说,这些孩子没有受过专业的声乐训练和音乐指导,但他们唱出的心声,是大自然最美丽的歌声。

  中华才的家也在子竹村,他曾经到杭州打工多年。2018年年底,他辞去了工厂的工作,回到子竹村参与到云南连心的社会工作中来,“希望能为家乡做点尽我所能的事”。

  尽管社工的工资远不如在杭州务工时的收入,中华才还是充满激情地投入到社工的工作中来。他学会了弹奏吉他和尤克里里,再到学校教给孩子们。

  文忠林是所有孩子中学得最快的一个,7天就能够自弹自唱,手指在弦上稳定娴熟。

  文忠林的父母和哥哥都在广州打工,两个姐姐嫁到外村,他和嫂嫂生活在一起。他常常想念远在异乡的妈妈。他给妈妈写了一首歌,歌词里说:“故事的小黄花,从出生那年就飘着;童年的荡秋千,随记忆一直晃到现在”“刮风这天我试过握着你手,但偏偏雨渐渐,大到我看你不见,还要多久我才能在你身边,等到放晴的那天,也许我会比较好一点; 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但偏偏风渐渐,把距离吹得好远,好不容易又能再多爱一天,但故事的最后你好像,还是说了拜拜”。

  “音乐陪伴计划的目的,就是要用爱与音乐的力量,帮助山区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让他们在上学路上、在校园、在家中,音乐可以成为他们的朋友,让他们不孤单、不迷路,在音乐中寻找到创造与坚强的力量。”云南连心社区照顾服务中心副主任张亚贤说。

  只要我还有梦,就会看到彩虹

  为帮助更多云南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2019年,音乐陪伴计划上线公益筹款,受到不少明星、艺人的关注。杨丽萍、小彩旗、AK47乐队、山人乐队、扣弦乐队、KAWA乐队等和云南本地乐队明星发布视频支持音乐陪伴计划;摩登兄弟刘宇宁、辣妈团、火箭101少女、李紫婷粉丝团分别为项目捐款;2019年5月25日,五百里音乐节在昆明举行,在这个被评选为“中国十大音乐节”之一、西南地区最有影响力的音乐节上,组委会为音乐陪伴计划专门搭建了一个小型舞台,朴树等多个明星签名吉他义卖支持该项目。

  截至目前,音乐陪伴计划已经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普洱市、临沧市等地开展,400多个家庭600余名困境儿童得到直接服务和长期陪伴,间接帮扶和服务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儿童超过5000人。

  经过一年的教学,社工和志愿者们发现,尤克里里给山区孩子带来了欢乐,为他们枯燥的课余生活增加了色彩,音乐甚至还改变了一些孩子的性格,让他们从羞涩不善于表达和交流,变得积极、乐观、开朗。

  一年来,有的孩子组建了自己的乐队。临沧市沧源县的刀董村,鲍叶菲、李秋曦、李天福三人组小灯泡乐队抱着尤克里里弹唱的画面,成为今年抖音上“六一困境儿童公益演唱会”的封面。

  有的孩子还把自己演唱的歌曲和拍摄的村寨生活,发布在快手和抖音上,文忠林就是其中之一。他最爱唱电影《青春派》的主题曲《我的天空》:“原来黎明的起点,就在我的心里面,只要我还有梦,就会看到彩虹,在我的天空。”

  “我们不能陪伴他们一辈子,我们教他们弹奏和创作歌曲,就是希望音乐的启蒙,能在他们未来人生道路里多一个陪伴,多一分面对困难的力量。”张亚贤说。(张文凌)

相关文章

标签列表